张作霖与张学良陵墓的天壤之别,一个杂草丛生,一个风景如画

发布时间: 2017-05-21 21:15 发布作者: 艺古君 浏览次数:
摘要: 张作霖可谓是一代枭雄,然而堂堂东北王,可怜葬送敌手,“皇姑屯事件”后,张作霖被炸伤重身亡。他的丧事办...

张作霖可谓是一代枭雄,然而堂堂东北王,可怜葬送敌手,“皇姑屯事件”后,张作霖被炸伤重身亡。他的丧事办完后,张作霖的灵柩被暂时安置在帅府东门房附近,一直没有下葬。

后来,一些旧部念及张作霖的知遇之恩,认为他不能入土为安,对不住他的在天之灵。就找到张作霖的把兄弟、时任伪满洲国总理的张景惠,商议安葬之事。因日本当局不同意将张作霖安葬在“抚顺帅陵”,张景惠就提议葬在张作霖的故里,可时任关东军司令官植田谦吉还是断然否决。张景惠又提出葬在锦县(即今凌海市)驿马坊,植田迫于舆论的压力,只好勉强同意将张作霖葬在这里。在张景惠的提议下, 经日本在东北的最高统治者批准, 由所谓的民间组织`旧满协和会” 出面操办。之后将张作霖灵枢由奉天迁至辽西锦县东北绎马房张家坟莹地( 距县城78 华里) , 与张作霖的原配夫人、张学良之母赵氏合葬。

锦县东北骤马房张家坟荃地, 原是张学良的祖母王氏生前选定的墓地。整座墓园占地面积约15 亩, 呈正方形, 座东朝西, 前有一干枯的河床, 墓园由墓门、墓墙、雨道、墓莹等组成。其中原墓门为石质三柱式牌坊, 毁废后改为水泥砖石结构的门柱。大门外的两根石柱上分别写着“ 佳兆千秋开绎马” 、“ 孝思百代仰慈乌” 。

如今这座张作霖墓,荒凉不堪,杂草丛生,比起儿子张学良的陵墓简直是天壤之别

风景如画的张学良墓

张学良墓园在檀香山岛北边、距市区五六十公里的“神殿之谷”,是一所十分辽阔的纪念公园。

这是墓地对面的商店和民宅。

墓地无墙,有多条路可进。径直向前

公园墓地呈现眼前。

再往前,看到2个高大的韩国人墓碑。西方人的墓碑大多与地同高,东方人的墓碑都远远高于地面,越有钱的越高。虽然墓碑和棺木上全是英文,因为黑白太极,我觉得应该是韩国人。

正对着韩国墓拍,是张学良墓。

张学良与夫人赵一狄的双栖墓,正面按中国老规矩繁体字竖刻姓名,下面是英文姓名及生卒年。碑石约1米高2米长,背山望海,墙内是开黄花的扶桑,墙外是翠草绿树。张学良后期信奉基督教,1964年受洗,墓台后石墙上安放十字架。所有的墙壁,都是用火山石垒砌。

坟墓呈长方形,四壁的黑色花岗岩板砌成,显得沈稳而厚重。

最有中国特色的是两个名字中间的那个圆形图案,乍一看像变体的“寿”字,细辨之乃是“张”字。张学良的墓碑不大,但整个墓园,也许是墓地里最大的。

这是张学良自己选定的墓园,坐南朝北,名为“中国海景” (就在其弟张学森墓上方山坡。整个墓园占地200平方米,入口处矮墙上横嵌着一块褐红色大理石,正中刻着"以马内利"四个仿宋汉字。张学良曾托一位牧师请广东某书法家为其题写"以马内利"四字。书法家不解其意,后来才知道这是《圣经》里的一句话的译音,意谓"与主同在"。张学良打算在他百年后刻在自己的墓碑上。条幅写好后,几经辗转,终于远涉重洋,从广东捎至夏威夷,交到张学良手上。如今在张学良墓冢围墙上,看到了"以马内利"四字。

在走道的石墙上,有一块大理石以中英文刻着《圣经》经文:“复活在我,生命在我,信我的人虽死,亦必复活”。

墓地对面是一座日本寺院

这座寺庙是仿照中国元朝时代的日本人建造的平等院(Byodo-in Temple),是日本人为纪念日本移民到达夏威夷100周年于1960年代所造。

他的墓地比邻,还有一片日本人的墓地。在身后和他们做邻居,感觉如何呢?也许归依耶稣,让人把世俗都看得淡了吧。

张学良选择夏威夷作为养老之地,后葬在夏威夷自己营造的墓园。

他能忘记白山黑水的东北老家吗?把他乡当故乡。越老越会想老家,但他终未能如愿。

遗憾的是,张学良从未去东北老家为张作霖扫过墓,父子天涯,也是令人叹惜。



标签: 关东军   张学良   英文姓名   繁体字   占地面积   
TOP